南风娱乐网 列国战疫:巴西,从狂欢桑巴舞到伤心亚马孙

        南风娱乐网 中新网6月12日电 题:巴西,从狂欢桑巴舞到伤心亚马孙

        作者:刘淙

        如果3月下旬,你到巴西里约热内卢去,能看到一种特别的景象:在灯光的投影和映射下,那里的地标建筑基督像,“披上”了多个国家的国旗。身高38米的它,张开双臂,身上的图案从国旗,变换成用各国语言书写的“让我们一起祈祷”,再变回来。图案循环往复,意在为世界各国抗击新冠疫情加油打气。

        巴西里约热内卢基督像“披上”多国国旗,为全球抗击新冠疫情打气。来源:视频截图

        俯瞰整个里约的基督像,守护了近90年的这片土地,如今正在发生不寻常的事情病毒,成为“撒欢”的主角;口罩,拉开了热情的巴西人之间的距离。

        巴西的新冠疫情,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短短四个月,已确诊超80万例。然而就在四个月前,这里的人们还在欣喜地准备着他们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乐极生悲”的桑巴狂欢

        2月21日,76岁的阿尔瓦罗席尔瓦作为一名热爱桑巴的打击乐手,在举世闻名的里约狂欢节的第一天,与自己为之投入半生的乐队走上街头,参加游行。而他未曾想到,这,会成为他人生的最后一次狂欢节。

        资料图:一年一度的巴西狂欢节于当地时间2020年2月21日晚开幕,巴西各大城市进入了“狂欢节时间”。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那一天,里约的街头,五颜六色的舞裙飞扬,激情欢快的音乐耳边回荡。

        桑巴小姐穿着别具特色的服装翩翩起舞,鼓手用打击乐器敲出有力的节奏,歌手随着音乐引吭高歌。

        游行队伍所到之处,会引来无尽的欢呼,也不断有人加入。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簇拥在一辆辆长达数米的彩车周围,高声齐唱,共舞一曲“桑巴”。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将琐碎的烦恼暂抛脑后。

        这个热情的民族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在享受属于他们的狂欢节。然而,病毒,正悄悄从狂欢的队伍中蔓延开来……

        正值里约热内卢狂欢节到达高峰沸点时,巴西卫生部2月26日突然宣布,该国最大城市圣保罗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这,也是拉美首例确诊病例。

        3月5日,在这座刚狂欢过不久的城市,也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

        新冠疫情迅速冲走了狂欢的余韵。随着疫情迅速发展,3月20日,巴西正式进入“公共灾难”状态。

        自疫情大流行以来,巴西维拉福尔摩沙墓地(Vila Formosa)不断在挖新的坟墓。来源:视频截图

        每十分钟举行一次葬礼

        “我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接一个地埋葬他们”,一名穿着白色防护服,戴着口罩和塑料面罩的工作人员说道。

        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病例不断发生,巴西圣保罗的一个山丘上,维拉福尔摩沙墓地(Vila Formosa)里,满是哀悼的人群。

        每天都有人确诊,每天都有人死去。因为死者过多,几乎每隔10分钟就会举行一次葬礼,但葬礼几乎无法保留往常的全部仪式。

        “疫情期间,我们过去平均每天要处理30到35个葬礼。在最忙的一天处理过45次。现在我们每天要埋60名死者”,詹姆斯•艾伦这样说道,他是一支掘墓队的负责人。

        自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这片公墓新挖了数千个坟墓。

        22岁的卡洛斯戈麦斯,是运送标有“D3”的遗体的小组组长。这些遗体都是被怀疑或证实是新冠感染病例。

        “你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假装生活是正常的也没用”,他说,“这种病毒不分年龄,我们每天都能在这里看到(各种人因它死去)。它可以侵蚀任何人”。

        的确,病毒的触角逐渐伸向巴西各地。

        在肆虐过富裕地区后,它逐渐向贫困地区蔓延,甚至冲击着位置偏远的原住民地区。

        资料图:疫情期间巴西医护人员为民众量测体温。

        亚马孙部落亦“敲响丧钟”

        4月初,巴西亚马孙雨林深处的原始部落中,有一名原住民确诊新冠肺炎。这是巴西300多个部落中发现的首例原住民感染病例。

        地处偏远、交通不便、远离医院,巴西的原住民正以惊人的速度死于新冠病毒。他们在此次疫情中承受重压,几乎看不到任何帮助。

        根据巴西原住民人民协会(APIB)的数据,目前,巴西至少有125名原住民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死亡率高达12.6%,为巴西全国死亡率的两倍。

        “这种冠状病毒利用了多年来被公众忽视的问题”,APIB的执行协调员,亦是一名原住民的迪纳曼•图萨说道,“我们的社区通常位于偏远、荒凉的地区,没有基础医疗设施”。

        “面对疫情大流行,我们没有多少选择”,他表示,主要预防形式是完全隔离。

        巴西原住民村庄和最近的重症监护病房(ICU)之间的平均距离,是315公里。其中10%的村庄距离在700公里至1079公里之间。

        许多在亚马孙地区的确诊患者,只能乘船或乘飞机前往医院。

        “原住民社区即使是那些拥有基本医疗诊所的社区对新冠病毒都是没有准备的,这意味着那些被感染的人必须被转移,而且往往要长途跋涉”,巴西第一位原住民国会女议员乔妮娅瓦皮查纳说道,“当他们到达那里时,还不得不争夺医院,争夺重症监护室的床位,争夺呼吸机,因为那里没有足够的设备。”

        原住民居民死于新冠的病例,大多都发生在亚马孙州。目前,该州首府玛瑙斯的全部重症监护病床已满员。当地官员曾在3月份警告说,该州的卫生系统正在崩溃。

        而逐渐崩溃的,不仅是亚马孙州的医疗卫生系统。整个巴西都面临这个问题。

        资料图: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郊区的方舱医院。

        “隧道的尽头没有灯”

        “隧道的尽头没有灯”,一名来自圣保罗州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说道,她已心力交瘁。

        在圣保罗埃米立奥里巴斯传染病研究所的重症监护病房里,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在这寂静的背后,是新冠病毒在带走一条又一条珍贵的生命。

        突然,一道闪烁的红光亮起,那是重症监护室要求抢救的信号灯。随着医生在患者胸部上反复按压进行心肺复苏,他的医用发套,也在上下移动。

        穿着长袍的医护人员围绕在病人身边,他们更换管子、变换患者的姿势,轮班工作以让少部分人获得片刻喘息。

        一位医生走了出来,额头上满是汗水,将头发粘在一起。然而,40分钟后,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一切突然停止。病人心脏监护仪上的图案变成一条直线,永远地停止了波动。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巴西发生。各个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到处都是病人和那些试图拯救他们的人。

        在疫情较为严重的多个州,公立医疗体系早已不堪重负。尤其是在重灾区圣保罗州,重症病床占用率达到了91%,已经有13家医院因为满员而无法接收新病人。

        值得注意的是,圣保罗已是巴西医疗系统最完善的城市,该市医疗系统的崩溃,预示着巴西疫情在未来几周或许更加严重。

        另外,对于治疗新冠肺炎最主要的医疗设备呼吸机,在巴西也严重缺乏。截至2020年1月底,巴西仅有约6万台呼吸机,主要集中在大城市。

        雪上加霜,巴西今年登革热疫情也十分严峻。登革热死亡人数比2019年同期增加60%,而绝大多数死亡病例与最近因新冠疫情而采取的隔离措施有关患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

        再加上位处南半球的巴西即将进入秋冬季,流感高发季节也即将到来。多重疫情共同冲击巴西的医疗体系,使其陷入崩溃状态。

        “情况只会变得更糟”,31岁的急诊室医生贝尔纳多说,“公共卫生系统现在已经超负荷了。病危病例的数量还在大幅增加”。

        当地时间6月1日,在巴西圣保罗,一家面包店正在营业。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两难选择与未来

        “我是很害怕,但不出去工作,谁又能给我食物呢?”一名生活在贫民窟的巴西民众说。

        据统计,巴西有60%的人口居住在贫民窟、低收入社区,人口密集,卫生条件差,很难实现为防范疫情而实施的社交隔离措施。这里是病毒的传播的“天堂”,是防范疫情的“噩梦”。

        但更大的问题是,这里的人不得不出去工作以谋生,不然他们即使没有染病,也将饿死。

        一边是节节升级的疫情,一边是受到严重影响的经济。

        在此情况下,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始终坚持要求放开商业经营活动、取消社会隔离政策。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巴西2020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1.5%。这是巴西经济连续四个季度增长后的首次季度负增长。同时,巴西中央银行2020年6月8日发布的报告预计,2020年巴西经济将萎缩6.48%。

        在巴西,没有固定工作和在非正规经济领域就业的人口比率很高。他们每天都需要走上街头,以获得当天的收入,维系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他们现在虽在接受一些来自政府的财政援助,但大多数人仍不得不违反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外出谋生。

        博索纳罗支持削弱社会隔离措施的立场,引起了这些民众以及小型、微型企业的共鸣,尤其是在商业和服务领域。

        到底是“保经济”,还是“保健康”,这是巴西政府接下来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难题。若放松措施,可能会引发病毒新一轮的扩散。但若继续采取全面封锁,或许有更多人在未感染病毒前,就先被“饿死”。

        资料图:疫情下的巴西。

        为挽救经济,巴西多地已开始逐步放松隔离措施,分阶段恢复商业活动。然而,拐点远未到来。有专家预计,巴西的疫情顶峰,可能7月才会到来。

        另一方面,希望正在萌生。巴西医学专家在疫情初期便启动了相关科研,病毒基因测序成果显著。目前,巴西国内有两项新冠病毒疫苗研究已经展开,但均在动物实验阶段。

        如今,这个南美国家仍在与病毒“搏斗”,只有伫立在基督山山顶的基督像,俯瞰苍茫众生。(完)

        上一篇:易玩通论坛 “别拿起”“放得下” 钟南山等专家倡青少年远离烟草
        下一篇:七位数开奖号码 人权专家敦促美国保护报道抗议活动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