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牌9顺口溜 两个美国:市场的力量能够平息种族抗议吗?

        推牌9顺口溜 两个美国:

        市场的力量能够平息种族抗议吗?

        文/刘裘蒂

        发于2020.6.15总第951期《中国新闻周刊》

        6月初,愈演愈烈的街头示威几乎占据了所有美国主要城市,抗议明尼苏达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于警察暴力执法的野蛮行为和种族主义,很多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行动乃至纵火打劫,迫使包括纽约在内的许多城市实行宵禁。

        与此同时,美国股市标准普尔500指数迄今已从今年3月恐慌抛售的暴跌低点上涨了约43.8%,走入牛市行列。经济与股市之间的脱离和落差背后,标志着不同族群受到疫情的影响迥异。

        6月5日公布的就业数据显示,美国5月的失业率意外地从4月的14.7%降低到13.3%,比经济学家预测的20%好得多,在4月份2070万个就业岗位消失之后,5月份美国增加了250万个就业机会。虽然就业报告可能由于“分类错误”使实际失业率比报告的数字高出约3个百分点,但特朗普仍迫不及待地召开记者会,宣布他的经济政策大获全胜,称这份数据报告“是对他执政期间所有工作的肯定”。

        而这个令特朗普兴奋的数据背后的现实是,白人失业率从14.9%下降到12.4%,但黑人失业率却从4月份的16.7%上升到16.8%。

        在华尔街的资本市场不断冲向高点的同时,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第三区警察总部被焚;游行示威者封锁了洛杉矶的高速公路;他们在达拉斯与警察发生冲突,并破坏了亚特兰大的CNN总部;华盛顿的抗议者在白宫外高呼口号,撞倒路障,并对其他建筑物喷漆,一度迫使特勤局封锁白宫;奥克兰的路易威登商店被洗劫;纽约曼哈顿有四辆警车被纵火,示威者向一辆载着四名警官的警车里投掷汽油弹。

        在同一片土地上,并存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国。

        企业的响应

        在抗议示威活动持续12天之后,首都华盛顿主要街道的地面被“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黄色巨字占满,这是黑人平权运动的代表性口号。然而疫情下的警察暴力提醒人们,黑人的性命在资本市场的逻辑下不断“掉价”。

        在周末的街头抗议行动后,好莱坞和美国音乐界6月2日发起了名为“星期二出走”的“企业暂停”活动,一些美国大型企业发表声明,支持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的行动,力图打破示威活动下“生意照常”的惯性。

        奈飞(Netflix)是最早就此发表声明的娱乐业巨头之一,该公司表示,保持沉默就等同于同谋,“我们有义务让我们的黑人员工、创作者和人才发言。”其他发表支持抗议运动声明的媒体公司还包括迪士尼、亚马逊、苹果、Hulu、HBO、和AMC电影院线等。

        由谷歌母公司拥有的YouTube承诺提供100万美元以打击社会和种族不公,而雅虎财经的母公司威瑞森通讯向包括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会在内的黑人平权组织捐赠了1000万美元。美国第三大媒体公司维亚康姆集团则在6月1日晚间停播旗下的网络和有线电视频道8分46秒,这代表着弗洛伊德5月25日被警方拘留遭到白人警官用膝盖“跪杀”脖子窒息而死的时间。

        但是,这些慷慨义举并不能改变美国企业仍然存在种族歧视的现实:2019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企业仅有6位黑人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中共有21名黑人主席和首席董事。37%的标准普尔500强公司(187家)没有任何黑人董事会成员。

        最近特朗普和推特不断互怼,之前推特对特朗普的推文加上“需要核实”的标签。为此特朗普埋怨推特审查保守派言论,甚至搬出行政令对付社交媒体平台。特朗普发推称“当抢劫开始时,枪击就开始了”后,推特公司决定将总统的推文标记为“煽动暴力”。

        而脸书CEO扎克伯格则盘算着不要惹恼特朗普。随着抗议活动在整个周末席卷全美,脸书的几名员工和高管谴责马克扎克伯格纵容特朗普发表主张“以暴制暴”对付示威者的帖子。扎克伯格的选择引发了脸书员工的一场内部激辩,许多人呼吁扎克伯格效仿推特的行动。几天后,扎克伯格终于扛不住舆论和员工的压力,承认之前对特朗普暴力言论的决定“使许多人感到愤怒、失望和伤害”,表示脸书将检讨关于国家使用武力、镇压选民和限制内容的平台政策。

        脸书和亚马逊等高科技公司都是疫情下经济“新常态”的受惠者,它们的市值创下新高。身家1460亿美元的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目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疫情使亚马逊的业务风生水起,根据最近一个财务预测的研究,他有望在2026年前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万亿富豪。

        然而,4月间亚马逊解雇了几名参与罢工的工人,导致高级工程师和副总裁辞职。亚马逊还于最近停止了新冠疫情间给员工支付的每小时2美元的额外工资。美国媒体认为,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人有能力提供保护员工健康的措施,并且提供更好的薪资,那就是贝佐斯。但贝佐斯对待员工的方式“值得谴责”。

        虽然特朗普经常和拥有《华盛顿邮报》的贝佐斯公开互怼,但两个人都同样淡化疫情的影响。

        疫情让种族差异显现

        即使特朗普政府淡化种族抗议活动与新冠疫情之间的关系,但没人否认,疫情促使种族之间的紧张程度达到爆发的临界点。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分析了反种族主义研究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全国死于新冠疫情的黑人比例比他们占人口的比例高将近两倍。在四个州中,黑人死亡比率是人口占比的三倍或更多。另一项调查结果表明,在42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拉丁裔在新冠确诊病例中所占的比例高于其在人口中的占比。新冠疫情造成的白人死亡人数比例,低于其在37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人口比例。

        而根据明尼阿波利斯市公布的官方尸检结果,被“跪杀”的弗洛伊德于4月初感染了新冠病毒。

        没有医疗保险也造成新冠疫情对不同种族的冲击。拉丁裔没有医疗保险的几率几乎是白人的三倍,而黑人没有医疗保险的比例接近白人的两倍。在所有年龄段中,黑人都比白人更容易由于费用问题而无法就医。

        这些社会因素导致新冠疫情对黑人社区的额外冲击。《财富》杂志5月20日至26日对4109名美国成年人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24%的黑人成年人被解雇或停工,是白人成年人(11%)的两倍,拉丁裔工人则为20%,亚裔工人19%。

        根据《金融时报》5月20日至26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由于新冠疫情的暴发,美国黑人的家庭收入减少的比例远高于白人选民,有74%的黑人选民受到财务打击,而白人则为58%。

        在疫情尚未完全控制的情况下进行示威游行,势必带来更多群聚性感染的风险。明尼苏达州已经在6月2日发布命令,强制所有被动员的国民警卫队成员接受检测,因为目前他们当中已经有1个确诊、9个有疑似病例。美国经济仍然受新冠疫情封锁的影响,而大规模示威活动可能使已经分化的选民更加分散,这些示威活动可能使逐渐复工的商业再度受挫。

        然而,和特朗普一样,华尔街对此视而不见。

        股市没有良心?

        虽然股市通常具有经济的“风向标”意义,人们却又似乎认可“股市没有良心”的说法,但是民选的政治决策者不能忽视现实。如果股市长期与经济现实脱节,而当政者依据股市行情制定治理方针,或是作为国家治理“成功”的衡量标准,便会酿成大错。

        1968年这一年,美国经历了反越战运动和两次政治暗杀,但股市仍然意兴风发。然而,如果没有适当的政府干预,任由市场带动,市场不会导致改革或重新分配社会资源。很多投资者不把抗议活动看成是经济问题,而更多的是道德和政治事件。投资者对新冠疫情危机的假设是最终会得到“接近完美的”结果,包括V字形复苏、经济启封、低利率,良性通胀和……一张张令人难以置信的政治支票。

        6月3日,当明州检察官宣布起诉三个在弗洛伊德案中充当“帮凶”的警官时,带来抗议人潮的庆祝,但很多抗议人士坚持警察基于种族主义的暴力只是导火线,目前的抗议诉求重心是,黑人在经济上不平等的待遇。

        新冠疫情已经造成超过10万美国人死亡,并因此而导致4000万人失业。在此形势下,遍及全美的抗议活动变得尤为复杂。民主党认为,大多数人以和平的形式参与示威,但是有“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州外煽动者”推动暴力,也有趁火打劫的人伺机进行破坏和掠夺,甚至纵火。而对于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来说,抗议活动是“由无政府主义和极左翼极端主义团体”策划、组织和推动。”根据推特调查的结果,有部分右翼白人至上主义者反串左翼分子发推煽动暴力,从而把罪名转嫁在左翼身上。

        即使股市对有色族群的灾难视而不见,问题并不会从社会消失。有人希望美国社会从以股东为中心的资本主义,转向以包括工人在内的权益相关者为中心的资本主义。

        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6月3日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特朗普是我一生中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不假装尝试。相反地,他试图分裂我们。”

        特朗普把自己定性为“法律和秩序的总统”,并誓言如果不平息暴乱,将立即使用军队镇压。国民警卫队和联邦执法部门驻扎在首都华盛顿附近,联邦执法人员甚至在6月1日强制打断和平抗议活动,以便特朗普在抗议者聚集的拉斐特广场对面的一座教堂面前摆姿势照相,取悦他的基本盘。

        对特朗普来说,只要股市持续上扬,世界就依然完美。他6月3日在推特上说:“我越来越相信我们的经济正处于恢复强劲的初期……明年将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现在就看看股市!”当吹捧5月低于预期的失业率时,特朗普强调,强劲的经济是“对种族关系可能发生的最棒的事情”。即使目前每七个美国就业人口中有一个失业,但是特朗普仍坚持“以股市治国”。

        《金融时报》最新民意调查发现,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有36%的美国人表示自己的状况更好,相比之下,有29%的美国人表示自己的状况更糟。白人选民比黑人选民更有可能觉得生活改善,与黑人选民的12%相比,白人选民中的41%表示自己的状况更好。

        ABC电视网的最新民调发现,只有32%的美国人赞成特朗普对于弗洛伊德之死的反应,而大约三分之二的人反对。黑人的反对率为90%,白人为59%,拉丁裔为74%。

        企业的主要任务是营利,而政府的主要任务不应该是为企业营利。即使企业给“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捐再多的钱,充其量也不过是买个“赎罪”。依靠资本和商业行为并不能消除“两个美国”之间的鸿沟。

        (作者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耶鲁大学文学硕士,曾为华尔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上一篇:可以赢钱的捕鱼 动辄打记者 美国政客还奢谈什么“言论自由”?
        下一篇:快来捕鱼 京牌“假结婚”生意倒计时 中介喊出低价抛售